免费看 > 玄幻小说 > 小狐狸业务不熟[快穿] > 第36章妖 龙傲天男主的妖宠
    ……

    年轻男人的声音冷冷的。

    “娇里娇气, 好好咽下去。”

    男人修长的指节扣着少年下颌。

    一向平直的语调冷沉,似有不满。

    狐狸耳的少年无故被训责,还有些委屈, 菱形的浅红唇瓣抿着。

    只是仍旧润润的一层亮泽,看起来有种不自知的蜜甜。

    “你这人怎么这么不知怜香惜玉——?”

    不远桌上有喝得醉醺醺的人站起来, 酩酊烂醉地往少年身前的方向靠。

    “若是这小妖-精不喜欢喝茶, 喂他喝酒就是了——酒可是个好东西, 最好的秘-药,让他在庥塌上服服帖帖的……”

    那醉意上头的男人一双眼是沉迷酒-色的浮肿,轻率地伸手掐着少年细白的下颚, 一手捏着杯就要往里灌酒。

    那酒劲里若有熊心豹胆的男人手臂被握住, 然后往一边折。

    “啊———!!”

    杀猪般的惨叫从客栈大堂中央传来。

    深青色长衣的年轻男人面色漠然, 动作也不过轻描淡写, 修长苍白的指节不像用了力。

    偏偏那身形不正的男人粗壮的手臂整个都偏折了过去,竟是硬生生骨骼断裂了。

    栈中其余人看见这一幕,那沸腾的热闹丝毫不减, 喝茶的喝茶,喝酒的喝酒,上菜的上菜,照旧不误。

    那人主动去招惹人家的禁-脔, 就当然要做好被其主人下重手示众的准备。

    弘镇地势偏, 官府管事少,这类事端都自己解决。

    那人摆明了是个只略有点修行的废物,比那青衣的年轻男人差得太多——握着自己以诡异形状扭曲着的手臂惨叫个不停, 连狠话都放不出来, 又不占理。

    他同桌的人原本也在以异样的眼神看着小狐狸这一侧的方桌, 此时也只小声告了罪, 低下眉目匆匆将人扶走。

    只是瞧着这年轻男人只坐着喝茶,不显山露水的,带的也是没什么杀伤力的狐妖……

    可他站起身时毫无声息,连带出手时也几乎没人看得清动作。

    这便有些引人细思了。

    年轻男人并没有留在这间客栈的打算,随手搁了茶钱在四方桌上,便带着狐狸耳的少年往外走。

    少年原本没有反应过来,可细白脖颈上无形的绳-圈一收紧,他就往前踉跄了几步。

    少年只好乖巧地跟在男人身后。

    没兴趣在那间客栈里接受各式打量的视线,顾修煜沿着街道,目的地是弘镇最大的酒楼。

    “诶~客官,您里边请!”

    比起往前木讷的柜台,景逸楼中的店小二看着活泛许多。

    “我们楼里也有精细安静的雅间,客官您看是楼上还是……?”

    伙计将搌布搭在肩上,瞧着人的装束衣料小心道。

    “大堂即可。”

    顾修煜简短道。

    “好嘞。”酒楼伙计有所觉,面上只笑着应,转身往楼内引。

    大堂喧嚷,鱼龙混杂,可若是要打探什么消息,在这种来处是最快不过的。

    “诶,你听说这次的武林盟会是哪方来办?”

    “前年夺魁的是顾氏家主,去年是阳琼宗,今年………”

    酒桌上的人一开口,便使人想到这两大庞然势力已沸沸扬扬的骤然变故。

    多事之秋,让人唏嘘又有隐约古怪的预感。

    ……像是山雨欲来。

    “说来,原本今年的魁首彩头该是顾氏山庄名满天下的铸兵一件,如今已渺无踪迹了。”

    “那贼子叵测居心,掠尽了顾氏的名兵利器,只怕同等修武下再无敌手。”

    “我昨日听闻有见人携带顾氏的一柄长刃于南镇……不知真假。”

    “弘镇的兵器行倒是时有镖行商旅来往,此地邻近仿若是多有精铁矿材。”

    年轻男人端了一杯弘镇有名的酒楼自酿,在桌前搁了一锭银。

    比酒钱多出几倍。

    “弘镇可有合适的采林有戎木?”年轻男人简短问道。

    酒楼伙计将银锭收于怀中,回想思索了片刻便道:“弘镇边有客官提的此种材料的地方罕见,但据小的所知,再往西去的邵林镇似乎有不少……”

    “多谢。”年轻男人答。

    旁边狐狸耳朵的少年端着小瓷杯喝了一口那自酿,像是用弘镇特有的榕花花瓣酿的,还有种隐约的甜味。

    少年似乎很喜欢,乌发间一对茸茸的软耳翕动着,连身后蓬松柔软的雪白绒尾都左摇右摆,精致的小脸染上漂亮的红晕。

    看起来像是微醺了。

    他见年轻男人在交谈,似乎没有管自己,小手去够那细长的颈瓶,给自己的小瓷杯加满,然后又高高兴兴地张着小-口饮了一杯。

    年轻男人似乎注意到了狐狸耳的少年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偷偷喝酒的举动……只是不知为何,没有制止,只当没有发现。

    不过少顷,桌前走近了一位淡色衣裙,蒙着面纱的窈窕女人。

    从那曼妙的身段,和轻盈面纱下隐约的轮廓,也自然而然使人知道,那一定是张清丽的脸孔。

    女人身后跟着一位武者装束的随从,也遮着半面,却并非使人不知相貌。

    那遮着面纱的窈窕女人开口,声音清脆秀媚,却并不使人觉得若浮花浪蕊,只觉得舒心悦耳。

    “我见其他长桌都满座了……少侠不介意我暂歇于此吧?”

    窈窕女人既已施施然坐下,歉意问候过,这种繁华酒楼里是常态……于情于理原桌主自然没有请离的礼数。

    “请自便。”年轻男人半阖着眼,淡淡道。

    【原文第一位女主出现。】

    系统自动响起提示道。

    可此时狐狸耳的少年满心满眼都是小瓷杯中新盛上的花瓣酒,甜滋滋地又饮了一杯,腰后云朵似的雪白软尾晃得更欢实了。

    “真是可爱的小狐。”窈窕女人微微笑道。她十分适度地没有用‘妖宠’这样的词汇,天生擅长取人好感。

    顾修煜向侧边扫了片刻,仍旧半阖着眼,神色淡淡“嗯”了一声。

    窈窕女人没得到回应,也不显出恼意,只主动道:“刚刚走入此间酒楼时,无意听到少侠在寻戎木的生长处……”

    顾修煜随之抬眸。

    “说来正巧,小女本是要往西面那小镇里去的

    ,不过是去寻香木种,用来做给家亲的生辰礼。”

    女人似不好意思地将垂落在肩上的一绺长发捋了捋。

    “只是少侠也见了,小女子带的护卫家丁半路折损,可否邀阁下同行三日?事后必有重谢。”

    顾修煜垂眸思忖,像是在估量些什么。

    从小狐狸被男主以捆妖绳强行带走,被迫参与到主线剧情里时,系统AI已经保持静默了许久。

    原文此处,顾修煜未多犹豫便依照顾氏教导本心答应了请求。

    可是照男主现在这沉吟的架势,莫非………

    顾修煜还未作答,衣袖口就被一股小小的力道拽住了。

    少年漂亮的小脸红扑扑的,发间柔软的茸耳却惊慌地折动,连带蓬松的雪白尾巴也瑟瑟地颤个不停。

    “唔,唔……我想去……换衣服………”

    …

    小狐狸喝了太多酒液了,所以,所以……

    但他不好意思说出来,只好说要去“换衣服”…

    水-嫩嫩的蓝色狐狸眼中那种紧张的祈求,让垂眸的男人不知在想什么。

    他抬起手,指节揉-捻了一下少年不安地颤着的狐狸尾末梢。

    那让少年茸耳瞬间抖了一下,内侧一阵软颤的靡-粉。

    ……  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