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 > 都市小说 > 当打工仔开了外挂 > 第171章 我懂风水但没有替人看过
    “没问题你随意去搭,又不影响什么。地方够不够,不够的话,你可以把这堵围墙开个口,我庭院这边一样有一百多平的空地,给你使用都没问题。”郑一民爽快地说。

    “太感谢了,到时候不够堆放,再跟你商量。”

    林元觉得他这个提议确实很现实。

    因为他估计二百多平方面积,可能还是无法存放那些建筑材料。

    若是能够郑老家用占用一百多平,搭一个大一倍的铁掤,应该就没有问题了。

    “郑老,要么我付你租金?”

    “租金不租金都无所谓,我两栋别墅基本上也是空置,准备下个月又去香港儿子家待了。有用你就拿去用。”

    上次去收古币,林元已经替他赚了几十万元。

    跟林元搞好关系,自己不会吃亏。

    林元决定跟他把这事敲定好后,他下个月去香港,万一到时铁棚不够堆放,再联系他也麻烦。

    “这样吧,郑老,我把中间这围墙开个门,在你这边搭个铁棚,进出从我这边。以后不用的话,我负责让人修复如初。一年就付你5万租金,你看行不行?”

    “就一块空地,一年还5万?不需要那么多,其实你不给钱,拿去用我都没意见。你给个一年2万就行了,都不差那几个钱的人。”

    郑一民爽快地说:“下次有机会,我们再去收几次古钱币,都比这个赚得多。”

    林元:“那好,我就安排人明天开始搭。”

    他电话告诉了郑师傅,隔壁老郑家还有一百多平,连在一起搭棚,让他多准备材料。

    这时邓本初看完了风水局,对林元说:“小林,以后我也叫你小林吧,你叫我老邓就行。小林,可否麻烦你跟我去看一个风水?”

    林元:“邓,老邓,我虽然懂一点风水,但从来没有替人看过,不知道行不行哦。”

    “小林,你就别谦虚了。小林是哪里人?”

    “江西老表。”

    “难怪,你们江西那边,挖个墓地都要找个好风水。”

    “其实最讲风水的地方就是香港。大事小事都要请风水师看看。老邓,你说看风水,是替你家看的么?”

    老邓这个年纪,应该不是也为自己先找一个活人墓的吧?

    再说广西这边也没有替活人起墓地的风俗。

    这边亲人落葬三年后,还要把骨捡起来再埋葬一次。

    不象江西、湖南,一次落葬,永久使用。

    “是这样,我一个侄子,他一个祖墓,因为山体滑坡造成了毁坏,所以急需找一个新的墓穴。我侄子因为是干部,不好出面办这事,怕影响不好。于是让我来办。”邓本初委婉地说。

    一般的干部,干这事的多了,除非是县级或市级主要干部,干了这事被人举报了就麻烦了。

    “老邓老家是哪里的?”

    “武州市的,以前是武州县,现在改为市了。原先武州县隶属于南仁地区,离南仁市才四十五公里,特产茉莉花茶,是全国最大的茉莉花茶生产基地。”

    林元当然知道武州撤县成市。

    网络新闻上也做了宣传:是为了全面对接粤港澳大湾区,融入西部陆海新通道,也是东融南向通道的一个重要节点,以便于更好地服务于广西的高效发展。

    同时他也知道武州市新任的老大就姓邓。

    莫非就是老邓的侄子。

    林元不想去探究。

    看在老邓的面子上,他愿意去帮他这个忙。

    只是探寻好墓穴的过程,不是一二天就可完成的,说不定十天八天都找不到合适的。

    就象李群在林家祖岭上一样,也是断断续续找了四五天,才偶然找到了现在那个墓穴。

    “要寻找好的墓穴,还要靠运气,有些还是可遇而不可求,我答应你有空可以陪你去走走,拿罗盘到处去定定位,但是能不能找得到风**,还很难说哦。”林元跟邓本初实话实说。

    “小林,实话跟你说吧,三年前我帮他找了一个你们江西龙虎山的风水大师,来武州花了半个月,找到了一处风水宝地,可是经他推算以后,说我大哥的八字命格跟那处风水宝地朝向有冲突,若当年安葬的话,会有祸害,必须隔三年安葬才是最佳时机。约定了三年后,他再过来主持造墓的,可是今年打他电话,却无法打通了。现在离他定的日子也越来越近了,所以弄得我有点急了。”

    当时那个风水大师,选好了墓穴,而大哥骨灰又不能马上落葬,只好找了一个溶洞,将尸骨用罐装好,寄存在里面。

    当时,邓本初跟那个风水大师偶然路过,老家箭镞山脚那个溶洞。

    风水大师说:“其实这个溶洞口,在你们这个村来说,是风水最好的。”

    当天风水大师急匆匆因为有急事回龙虎山了,邓本初派人将大哥骨灰捡了起来,此时新的墓穴还没有定好。

    而风水师又离开了。

    他无奈只好将收殓了骨灰的大瓦罐,封寄在溶洞口左边的一处凹槽窝里面。

    好在侄子一直官运享通,三年时间连升三级。

    他认为是风水大师找的墓穴的功劳。

    “老邓,你三年前找的风水大师是一位道士么?”

    林元想:不会是上次的那个张一尘道士吧?

    “就是一位道士,小林,你怎么知道的,莫非你认识他?”邓本初焦急地问。

    “我是瞎猜的,因为龙虎山很多风水大师都是道士,那里是道教发源地嘛,而算命看风水又是自古以来道士养身立命的两**宝。老邓,你问过他姓名没有?”

    林元有张一尘的电话,若是有名有姓的,或许问张一尘,他也许知道。

    “他说他叫罗金刚玄真法师。”

    邓本初回忆着说。

    郑一民听了摇头说:“我怎么听这名字,听起来怪怪的。”

    林元直到此时才知道,郑一民是邓本初的亲表哥,他是跟表哥闲聊时,才知道表哥家隔壁的小林都懂得看风水,于是他特地过来打听的。

    想不到,还是熟人。

    “我帮你问一下,龙虎山有没有一个叫罗金刚玄真法师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