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 > 其他小说 > 家有乖仔 > 第34章 第第 34 章
    绿皮火车穿过清晨还没有散尽雾气的延绵山脉和田间, 轰隆轰隆的响声打破路途的宁静。林俞从车厢的小床上翻身坐起,掀开遮光帘往外看去,正好能看见远处人家的屋顶冒出袅袅炊烟。

    车票是林柏从定的, 买的卧铺,每个隔间能住四个人, 上下床。

    兴奋了一路的林烁和林皓在林俞对面, 这会儿还没醒。

    林俞看了看时间, 正好中途停站,见还早,就先出去走道上洗漱了。

    刚好隔壁有个小孩儿大清早闹脾气, 哭声震天动地。

    林俞拿身上带着的棒棒糖哄他耽搁了一些时间, 回到自己的隔间位置, 见门开了一条缝, 以为林烁和林皓已经醒了。

    他顺手推开门,“你俩……”

    林俞在看清里面情况的时候瞬间闭嘴。

    最先看见的是就是进门口右手边的一个大包,来人垫着脚正往林俞上面的那张床上放东西。

    半倚在床头的林烁先发现林俞回来, 说:“站着干嘛,哦,这是买了你上面这张床的同学,叫什么来着?我们刚刚还聊了两句, 居然也是一中的, 这次正巧去南方探望亲戚,你说巧不巧?”

    来人这才转头,看着林俞笑笑说:“是, 我叫蒋世泽。林俞, 好久不见。”

    “你俩认识啊?”林烁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 惊讶问道。

    林俞死盯着蒋世泽, 反手砰一声甩上门。

    上边的林皓当场被震醒,嗖地翻身坐起,环顾四望:“怎么了怎么了?地震了?”

    林俞随手把手里的习俗用品扔到床上,往前走了两步。

    靠近了蒋世泽,眯眼:“故意的?跟踪我?”

    如今的蒋世泽一反常态,他看着林俞,似要从他年少的身形中找到那个他曾经最熟悉的人的影子。林俞太知道他了,这个人不会突然这么长时间不见又突然在这里出现,他必然是知道些什么的。

    果然,蒋世泽说:“小俞,你还要瞒着我吗?”

    “诶不是。”林烁翻身从卧铺上起身下床,他看出林俞表情不对,这会儿倒是知道背着蒋世泽,皱眉小声问他:“什么情况?”

    “不关你们的事。”林俞说。

    那一瞬间,林烁突然有种不认识他的感觉。

    按道理来说,林俞作为家里最小的一个,出门在外他们理应更照顾他。但是自从他见了这个蒋世泽,周身都笼罩着一股郁气,而且是他们都很难理解的那种感受。

    好像这两个人之间有种别人都进不去的磁场。

    林烁断定这俩人发生过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而且闹得相当不愉快。

    能让林家的小祖宗露出这幅神情,试问现在家里恐怕没人做到。

    “有事儿就吱声啊。”林烁冲着林俞挤眉弄眼,“别到时候出了问题再让我兜着。”

    林家人自己在家再怎么样,那护短可是家族传统。

    林俞没搭理林烁的小动静,看了蒋世泽一眼说:“出来说。”

    车厢与车厢的连接处有块吸烟区,靠着门口。

    林俞靠在车壁上,看着跟上来的蒋世泽问:“怎么知道的?”

    “你终于承认了。”蒋世泽说着靠到了林俞的对面,他看了眼窗外说:“之前我就觉得不对,后来学校的老师也找我聊我就基本确定了。”他回转头看着林俞,停顿了几秒,又突然说:“我跟我爸妈出柜了。”

    林俞神情凝滞了一瞬,随即冷笑:“你跟我说这个干什么?”

    “我知道林俞,我之前做得的确过分,我不是人。”蒋世泽说着情绪上扬,站直了往林俞这边走了一步说:“我只是……想补偿你。”

    “补偿我?”林俞仿佛听见了这世界上最大的笑话。

    他真的笑出声,看着蒋世泽说:“你和你爸妈出柜你觉得是补偿我?”林俞说完瞬间变脸,“蒋世泽,别自作多情也别自我感动了,行吗?”

    “林俞,我……”

    “你闭嘴!”林俞打断他。

    刚好有人从旁边路过,奇怪地看了一眼这两个人显然正在吵架的年轻人。明明都年轻轻轻,却都脸色不好,尤其是长得更显小那个,周身的气势完全不像个学生。

    林俞根本没有注意路人的想法,他自从知道蒋世泽居然记得以前的事,就应该猜到迟早会有这么一天。这一生他好像并没有经过什么真正的大风浪,填满记忆都是生活的零碎,有时鸡飞狗跳,大多岁月静好。

    但这些记忆足以填满他,冲淡过去那段现在想来缥缈恍如一梦的经历。

    林俞走到门窗边,刚好火车再次启程,眼前的景物一点点开始倒退。

    他的声音不高,但在轰隆的列车启动声中依然清晰可闻。

    “蒋世泽,你应该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他说完这句话回头看着他道:“当初我逼着你让你跟家里说清楚了?还是我逼着你结得婚?公司的事儿我都懒得说了,是我自己戒心不够重,我认栽,但你不妨问问你自己,你现在到底是因为什么后悔?对了,别跟我说你还爱我那套,免得我恶心。”

    “我知道我伤了你。”蒋世泽抓着林俞的肩膀,低头说:“小俞,对不起,我认真跟你道歉。但老天都给了我们这样的机会,不正是用来弥补的吗?没有人比我们更了解彼此,十年,你能忘吗?我们才是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人。我向你发誓,我绝对会好好补偿你,给我这个机会可以吗?”

    林俞侧头看了一眼抓在自己肩膀上的手。

    然后转头,看着蒋世泽,“在学校你试探我时,知道我为什么不承认吗?”

    “为什么?”蒋世泽问。

    “因为……我给你大路你不走,上赶着找打,那我成全你!”

    “嘭!”林俞一拳砸到了蒋世泽的颧骨上。

    这人是丁点没有拳脚基础的,学生时代还打打篮球,后来坐办公室更是疏于锻炼。

    蒋世泽整个人往后倒退,撞到了车壁上。

    林俞上前拎着人衣领,照着嘴角又砸了一拳,蒋世泽瞬间满口沾血。

    他抓住林俞的手,面带痛意,喘气:“林俞,我们有话好好说。”

    “谁要跟你好好说。”林俞把人扯到地上,一拳,两拳,三拳……

    蒋世泽话都说不出来了,林俞才扯着人衣领提起来,垂头看着他的脸咬牙说:“蒋世泽,现在明白了吗?十年不是我忘不了,而是我始终记得,你该死。我林俞上辈子过得再窝囊,也不是你蒋世泽说背叛就背叛,说回头就就回头的人,弥补?见鬼去吧!”

    林俞刚把人丢开,还没来得及站起来走道上都咚咚咚跑来一串人。

    得亏这是大早上,还在走道上走动的人几乎没有,所以这些人姗姗来迟。

    最先抓住林俞的是林烁,他从后拦腰抱着林俞把人拖开。

    嘴上说:“祖宗,你搞什么?!怎么还打起架来了?”

    林俞任由林烁把他拽起来,再看着列车上的工作人员把满脸血的蒋世泽给扶起来。

    林烁看了看蒋世泽的脸,露出个不忍直视的表情,然后手遮着脸对林俞小声说:“你丫惹麻烦了知不知道?”

    “用你说。”林俞斜了他一眼,低头看了看自己破皮的手关节,皱了皱眉。

    赶来的人里有两位是列车上的乘务员。

    看了看这两人的年纪,大声说:“怎么回事?好好的打什么架?”

    “你好。”林烁这会儿倒是靠谱起来了,凑上前指着林俞说:“这是我弟,另外一位我们也认识,和我弟一个学校的。男生嘛,言语不和起点冲突也是正常的。”

    “认识也不能把人打成这样啊!”

    乘务员看了看林俞和蒋世泽,最后把目光定在明显挨打的一方,问:“你确定你和对方认识吗?”

    蒋世泽擦了擦嘴角的血,看了一眼林俞。

    然后点头说:“是,我们认识。”

    “你们几个小伙子也是,既然都认识,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非得动手。”乘务员也不想惹麻烦,就尽量和稀泥,对着林俞说:“既然这样,那同学,你看你把人打成这样,就跟他道个歉,这事儿就这么算了。”

    林烁又咳了声,小声在他耳边说:“好汉不吃眼前亏啊。”

    林烁本来都料定了林俞会低头,毕竟这家伙窝里横,但看对着大哥那秒怂劲儿还是挺识时务的。但他怎么也没想到,他弟对着人乘务员不紧不慢来了句:“你不妨问问他,他敢接受我的道歉吗?”

    林烁险些吐血,下一秒还有更让他无语的。

    挨打那个还真的接话说:“不用道歉,我们自己的事,私下解决就好。”

    ……

    半个小时后,他们住的那间车厢里,蒋世泽站在林俞旁边,旁若无人道:“气消了一点没有?”

    他脸上的伤被乘务员简单处理过,但依然青青紫紫,一看林俞就下了狠手。

    林俞坐在床头,手磕在横道的小桌子上削苹果。

    削完了递给对面上铺伸下手来的林皓,仿若未闻。

    林烁看出点门道,确定这个蒋世泽一定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林俞的事儿,而且很严重。

    这意味着林俞肯定吃了亏。

    闻舟尧没在,他自觉担起做哥哥的责任,皱眉站起来对着蒋世泽说:“同学,你到底找林俞有什么事?你不妨告诉告诉我。”

    蒋世泽看了看林烁,没有回话,依然盯着林俞。

    “回去坐着。”林俞头也没抬对着林烁说了一句,然后自己站起来,对着蒋世泽说:“你既然是来探亲的,我们也有自己的事情做,下午到了地方就当没见过。别逼我再动手蒋世泽,你知道越界的后果的。”

    林烁和林皓再没往那方面想,时间久了肯定会看出端倪。

    到时候他和一个男人不清不楚,那问题绝对不是他动手打人能比的。

    蒋世泽知道他的底线,开口说:“好,我保证下车之后不会跟着你。”

    火车下午四点到站。

    南方城市果然不比建京,这边湿冷,气候也不像北方干燥。

    来接他们的是闻舟尧找的司机,三十来岁的年轻人,意外地是操着一口流利的北方话。

    “于师傅。”林俞坐在副驾驶,问他:“听口音你不像是本地人?”

    “我是。”对方露出爽朗的大笑说:“不过我在西川待了十多年,去年刚回来。”

    “西川?”后边的林皓说:“那不就是大哥他爸出生的地方。”

    “也是大哥自己的出生地好吧。”林烁接话道:“大伯说当年闻叔叔和褚文秀阿姨就是在西川先生了大哥,后来才搬来建京的。”

    “是没错。”那个于师傅善聊,但不该说的一句话也不说,只是道:“我听到的也是这样。我虽然回来时间不长,但对地方还是熟的,你们不管去哪儿找我就可以。”

    “谢谢你于师傅。”林俞说。

    “没事儿。”于师傅笑道:“你哥可是亲自打电话嘱咐的,肯定把你们接待好。”

    后边的林烁登时把着椅背凑前来,说:“于师傅,你告诉大哥,林俞在车上就跟人动手!”

    “怎么回事?”于师傅立马问。

    林俞当场抓着车前的报纸往后面林烁的脸捂过去,咬牙:“闭上你的狗嘴!”

    然后对于师傅笑了笑,“他乱说的。”  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