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 > 其他小说 > 暗影谍云 > 第三百七十五章 金陵风云 一
    所谓的亲善所,就是金陵地区的一群汉奸,挂羊头卖狗肉专门给日军提供女人的地方,也是整个华夏民族和国家的巨大耻辱!

    像是这样的场所,在目前来说,金陵可不是十家八家,汉奸们给华夏人民造成的危险和毒害可见一斑,这就是一群丧尽天良的畜生!

    “给老子说,这特么到底是谁干的?”

    秦世兆如同发了疯一样,随手把茶杯狠狠的摔在地上,一把揪住温耀杰的衣服领子,咆哮着问道。

    “这家亲善所是安清会大汉奸乔鸿年的产业,人是特工总部金陵区侦行科长缪凤池和侦察股长童菓忠抓走的,他们原本就是安清会的帮会分子,这次估计是受到乔鸿年的指派,到处抓大姑娘小媳妇取悦日军。”温耀杰说道。

    “你还等什么?立刻去,到这家什么狗屁亲善所给老子把人抢出来!把里面的人狠狠收拾一顿,他们要是完好无损,你就得缺胳膊断腿!”

    “我现在就调动特别警察总队,立刻包围二十一号,把缪凤池和童菓忠这两个祸害弄死出口气,也要抓苏成德这个人渣败类!敢欺负我们特务科的家属,我看他是活够了!”秦世兆咬牙切齿的说道。

    “科长,这件事还要三思而后行,您要是把缪凤池和童菓忠杀了,必然要激怒日本人,也惹怒了安清会!苏成德可是特工总部金陵区的区长,您抓他,就把特工总部得罪了,那事情就闹大发了!”温耀杰吓了一跳。

    他当然知道亲善所到底是个什么性质,真对着亲善所下手,金陵的日本驻军势必不会罢休,特务科这点能量根本就顶不住!

    而且抓捕苏成德,枪毙缪凤池和童菓忠,就是结结实实打了警政部长、特工总部主任李仕群的脸,对方可是在金陵政府最难惹的厉害人物!

    “三思你大爷!叫你去你就去,哪来这么多废话!他们特工总部金陵区有后台,他们安清会有后台,难道我们特务科就没有后台了?”

    “我早就受够了特工总部金陵区的这伙人,反正早晚都是要撕破脸的,这次抓到了他们的把柄,形势对我们有利!”

    “记住,对外要统一口径,就说这件事是特工总部金陵区和安清会,对特务科耍的阴谋诡计,是故意要让特务科名声扫地!”秦世兆冷冷的说道。

    倒不是他做事情不考虑后果或者脑袋发热,而是之前担任特务科长助理的时候,许睿阳就有这样的意思。

    而现在所发生的事情,简直就是天赐良机,他用鼻子也能想到,这肯定是缪凤池和童菓忠故意要特务科难堪,他们赌的就是特务科不敢找日本人的麻烦,眼睁睁的吃个哑巴亏,这件事不好好利用,简直是一种浪费!

    其实想要解决问题,不一定非要用这样的粗暴手段来处理,宪兵队特高课长的藤冈中佐,眼下就是特务科的顾问。

    他请藤冈中佐出面,一个电话给安清会或者特工总部金陵区打过去,他们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不交人。

    他们的目的无非是要恶心一下特务科,最近两边时常有冲突,特务科不买安清会的帐,也不买特工总部的帐,这显然就是对方故意耍的手段。

    秦世兆也是有自己的策略,他知道许睿阳不待见特工总部和安清会,认为那就是一群地痞流氓,他有这样的举措,肯定会得到许睿阳的支持,他把事情搞得越大,解决起来的层面就越高,最后拼的就是人脉关系,结果也不外乎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而且他也知道,最近特工总部金陵区的区长苏成德,犯了李仕群的忌讳,靠上了汪经卫的公馆派,也就是陈碧君的干儿子林柏生,这件事同样遭到了周坲海的记恨。

    如果杀了苏成德这还真是不行,特工总部的金陵区长,不是随便就能一枪解决的,但抓捕他倒是没什么问题。

    即便是公馆派震怒,非公馆派也能扛得住,况且许睿阳的关系户里面,除了非公馆派的周坲海,还有公馆派的陈恭波呢!

    士为知己者死,秦世兆能够成为金陵警察厅特务科的科长,全赖许睿阳的提携,这次就算身陷囹圄,他也绝对不后悔。

    很快,金陵城的各方势力都被一连串的消息震惊了。

    兵工厂的数百名警察火速出动,乘坐着四**卡车,车头顶部架着机枪,包围了特工总部金陵区的驻地,颐和路二十一号。

    秦世兆做这件事也知道分寸,没有敢把整个特警总队都拉出来,只调动了一个大队的警力,如果整个总队一千多名警察冲出来,他的小命也就没了,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日本人绝对不放过他。

    而在金陵的铁管巷,也出现了轰动的一幕,一百多特务科行动队的警察冲入亲善所,如同疯了一样,对管事的人和欺压良善的奴才们拳打脚踢,直接往死里揍。

    “秦世兆,你好大的胆子,竟然带人包围特工总部金陵区驻地,你到底想干什么?”苏成德有些傻眼,率领着数十个特务硬着头皮走出来。

    面对着全副武装的警察,面对着重机枪的枪口,特工总部金陵区的特务们,没有任何人敢反抗,他们虽然有武器,却没有胆量。

    特务们欺负欺负老百姓还行,要是和经过严格训练的行动警察比拼,真的是有点不够看。

    “苏成德,缪凤池和童菓忠呢?叫他们出来见我!”秦世兆问道。

    “他们是金陵区的人,有什么事你和我说吧!”苏成德堵在大门口说道。

    他仗着有日本人撑腰,现在又有公馆派作为靠山,怎么可能把秦世兆一个特务科长放在眼里,也就是在沪市的许睿阳,还能让他老实一点。

    “跟你说?跟你说个屁啊?他们两个该死的王八蛋,居然把特务科的警察家属抢到了亲善所,摆明了这就是阴谋诡计,是要欺负我们特务科!姓苏的,你是他们的上司,这件事想必也知情吧?”

    “弟兄们,给我冲进去把人抓出来,他们要是敢反抗或者逃走,就地格杀!姓苏的,这笔账咱们没完,官司我跟你打到宪兵司令部!”秦世兆下令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