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 > 都市小说 > 透视神医从废婿开始 > 第363章 犯众怒
    什么叫你来结?

    你一窝囊废,你结的起吗?

    狗东西,难不成耳朵出问题了?

    按道理讲,他刚才应该听到查依萱解释过的呀……

    这帝王套一个人都要三万块钱,在场六个人,算下来起码也要十八万块。

    外加包厢费等等之类的……

    这尼玛闹的!

    这狗东西到底什么意思,他该不会指望老娘最后来结这个账吧?

    陈天骄再也坐不住了,起身指着夏树的鼻子开始指责他道:

    “你一吃软饭的,你拿什么结?

    你还不是用我们家千又的工资,合着我们徐家的钱,随便任你这个混蛋挥霍不成?

    就你那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捏脚钱,还能付得起这顿饭?

    你不乐意吃,就赶紧滚,别在这里逼逼赖赖的!”

    “妈,你可别说了,你女婿没你说的那么不堪,我活了快..三十年了,还能没点存款吗,不怕告诉你,我卡里可是有上千……”

    “上千块有什么好骄傲的?留着下个月买菜用吧!”

    陈天骄看着夏树就来气,直接打断了夏树。

    夏树本想告诉陈天骄自己卡上还有上千亿存款的,这闹的他肯定没有说话的机会。

    眼看吵架气势干不过自己丈母娘,夏树只得悻悻作罢,闭嘴不谈。

    龚飞宇在旁边看的那叫一个乐呵,开心的合不拢嘴道:“舅妈,你就少说夏树两句吧,同样都是男人,我理解夏树也只是面子过意不去,可如果强行为了自己的虚荣心,那就有点得不偿失了,不是?

    等哪天我回去琢磨一下,看看给夏树找一个合适的工作,再怎么说,也比他现在吃了上顿没下顿要好过许多嘛。”

    听龚飞宇这么一说,陈天骄挤出笑容感激道:

    “我就说嘛,还是咱们家飞宇做事牢靠啊,总能优先为自家人考虑,那舅妈就先替夏树谢谢你了哈。”

    龚飞宇当下别提有得意了,洋洋自得的走到夏树的跟前,轻轻拍着夏树的肩膀,好言相劝道:

    “夏树,按道理讲呢……你喊我一声姐夫,那可是一点都不亏!

    今天姐夫就跟你好好说道说道,你 可不能一直就这么浑浑噩噩下去了哦,大老爷们儿总靠自己女人养着,总不是那么一回事嘛。

    要不这样子,下周一你到我们公司找我,我保证给你安排个月薪一两万的工作,你看行不行?”

    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龚飞宇不惜损失一点公司的利益。

    夏树冷冷地看着在自己面前一脸嘚瑟的龚飞宇,心道这家伙不就是想在徐千又面前好好表现一番,显得自己很牛逼轰轰的样子吗?

    就你这叼样,你还给我安排?

    我一个电话就可以把你所在的公司给安排没了,你都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

    呵呵……

    真是搞笑至极啊!

    别以为软饭有那么好吃?

    我是想吃随时都可以吃,你行吗?

    人家查依萱乐意吗?

    你敢试一下,人家查依萱不把你瞪了才怪!

    哼!

    为了不让气氛闹的那么僵,夏树挤出一丝笑容,强颜欢笑道:

    “姐夫哥,我看还是不麻烦你了,欠你一个人情多不好意思的,再说我这人胃口不好,硬饭吃不惯!”

    说完,夏树拉过徐千又的手,十指相扣在一起,含情脉脉地看着对方。

    徐千又充满爱意地回望着夏树,点了点头,附和着道:“嗯,那我以后天天给你做软饭吃。”

    这一把狗粮撒的,瞬间让龚飞宇犹如吃了一只苍蝇一般,难受极了。

    尴尬地笑了两声,很无趣地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查依萱眼神犀利地捕捉到了龚飞宇的神情变化,手上发力狠狠地捏了一下龚飞宇腰间的赘肉,暗暗说道:

    “龚飞宇,你干嘛呢,小弟弟又想淘气了,是不是?”

    说完,查依萱狠狠地瞪着龚飞宇的裤裆,有一种灭了它的冲动。

    龚飞宇嬉笑着一把将查依萱揽入了怀中,轻声说道:

    “老婆,我哪儿敢啊,有你一个就够我幸福的了!

    我可没有别的什么想法啊,你绝不能冤枉好人啊?!”

    餐品上齐后,几个人开始边吃边聊。

    徐家这边,基本上全程都是陈天骄一个人,在和龚飞宇他们三人闲扯。

    他们时不时的看着夏树指指点点,闹的夏树一顿饭都不能吃清净。

    徐千又察觉到夏树心情很不悦,在边上小声嘀咕道:“老公,你若是吃的不开心,咱们要不先离开,也不是不可以?”

    见徐千又如此的体贴入微,夏树呵呵一笑,动起来筷子,边吃边说道:“没有啊,这菜味道不错,你也尝尝!”

    龚飞宇眉宇之间尽是对夏树的不爽,很看不惯他和徐千又两人卿卿我我的暧昧举动。

    心中暗自发誓,一定要让夏树这个癞蛤蟆当众把人丢人,否则对不起自己这顿饭钱。

    ……

    ……

    帝王阁外面。

    人头攒动。

    突然在这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打破了短暂的宁静。

    “那个,刘经理!你们是怎么回事嘛,我们明明预约的这间帝王阁,你怎么一声不吭给别人进去了呢?”

    “杜总,实在是不好意思哈,我看值班表上登记的信息是预约的12:00,结果12:30都没人到场,这么一直空下去,我们董事长会责骂我们的。

    要不然这样!

    我给您换到斜对面那件郡主包厢如何啊?”

    “这是说换就换的事吗?

    我跟领导报备的就是这件帝王阁,卫董也说了这名字起的霸气。

    等下!

    卫董请来的贵宾一看,这尼玛指定的包厢名字都变了,他们又该作何感想?

    你知不知道这是谈生意的大忌?!”

    “什么都别说了,赶紧喊他们腾地方,有什么损失我给你们全担了!”

    值班经理当下有点不好做,想着办法解释道:“杜总,里面的贵宾若是平常的人物也倒好说,你是不知道,今天在此进餐的可是粒诚医药的总经理,实属得罪不起啊!求求您别为难我了,好不好?”

    刘经理对粒诚医药多少还有有些了解的,知道这家公司只是京都夏氏集团的一家子公司,世界百强企业可不是他这种小人物一句话就可以随意打发的。

    更何况里面的人,就是他们公司的总经理龚飞宇。

    外面言辞激烈的争吵,惹得帝王阁里面的龚飞宇也吃不下去了。

    放下筷子,龚飞宇拉开房门,怒视着众人,呵斥道:

    “你们几个瞎吵什么呢,还让不让人清净了,吃个饭都这么大的阵仗,是订不起包间,还是怎么着?

    那个谁!

    你是干什么吃的,赶紧把这些客人带到别的地方去!”

    “朋友,等一下!!”

    “鄙人杜光亮,有个不情之请!”

    说话的男子,约莫三十多岁的样子,文质彬彬显得很有书生气。

    “什么东西?”

    龚飞宇狐疑地看着杜光亮问道。

    “那个,能不能麻烦各位把这间包厢让出来,换到别的包厢?

    中午这顿饭先记在我的账上。

    另外,每个人一千块的红包当作我鄙人的一点心意,不知阁下以为如何?”

    听到杜光亮说明来意,龚飞宇懒得跟他哔哔,直接一口回绝道:

    “你想什么呢,你们还有没有个先来后退?

    你看我龚飞宇……像是特么的吃不起饭的人吗?”

    这时的陈天骄和徐心香也走了过来,在边上气势逼人,一人一句道。

    “就是就是,我们饭还没吃完呢,你给这点钱……是在打发叫花子呢?”

    “瞧瞧你这人说话的语气,好不得了啊!”

    “说的好像我们跟个穷人似的,你有什么资格叫我们给你让位置?”

    “就是就是,瞎逼逼什么呢……你哪儿来哪儿去,换——是不可能给你换的,你还是麻溜地走吧!!”

    徐心香和陈天骄俩姐妹叫的最凶,压根没把这个杜光亮放在眼里。

    最开始!

    龚飞宇听到杜光亮这个名字,顿觉有一种很熟悉的味道,貌似在哪儿听过来的。

    结果呢……

    这舅妈和丈母娘两人叽里呱啦的一顿怒骂,愣是让他半天都插不上一句。

    最终两个妇人说累了,龚飞宇这才硬着头皮,走上前去语气略见缓和道:

    “话说杜总,甭管这帝王阁是不是你们先定的吧,这让我们饭才吃的一半,再开始急急忙忙的给你腾地方,这总归不和常规吧?”

    杜光亮卑微地作着揖,哀求龚飞宇道:

    “您是龚总,对吧,实在是抱歉哈,事出从急!

    我这也是不得已啊,再者我也只是个跑腿听指令的,我也不想让你们为难,可是……

    这上头的压力大啊,还是希望您贵人高抬贵手,给我们行个方便,如何?多谢 ,多谢!!!”

    龚飞宇的视线不小心和徐千又碰了个正着,本打算做个好人,和气生财算了。

    这一下!

    让他陡然升起了斗志,打死都不能让徐千又看不起自己啊?!

    再说,舅妈和丈母娘也在边上给自己呐喊壮威!

    突然妥协,岂不是要笑死个人?

    于是,紧接着龚飞宇挺直了腰板,趾高气扬地看着杜光亮,冷冷说道:

    “说这些!都没用!

    你还是等我们吃完了再说吧!

    不过……也就一两个小时的事。”

    “就是说嘛,你们有那么饿吗,要不先叫两个馒头垫垫肚子?”

    说完,徐心香扭头拉着陈天骄,又走回了各自的座位:

    “天骄,走,我们跟着起什么劲。

    我们家飞宇可是这家店的常客,老板来了也要给他三分薄面。

    他杜光亮,算个什么东西嘛。”

    “小杜,你在这儿跟人吵什么呢,等会儿让夏公子撞见了,影响多不好!

    帝王阁在哪边,我怎么转了一圈都没找到?”

    远处走来的男子,低沉的声音显得很有沧桑感。

    杜光亮当下一惊,赶紧迎了上去,忙不迭地解释道:

    “卫董,是这样子的,之前定的帝王阁让这个龚飞宇给占了,我好说歹说他就是不让,他说什么要等他们吃完再说!”

    说罢,杜光亮用手指着龚飞宇。

    龚飞宇看清来着是谁后,顿时脸色大变,只差没当场吓尿,内心更是慌得一笔。

    卫诗理走到龚飞宇的跟前,上下打量了他一番。

    嗯嗯嗯……

    貌似在哪儿见过!

    好像之前去去粒诚医药公司视察的时候,见过这人一面。

    这家伙……不就是那家子公司的总经理吗?

    “龚飞宇,不认得我了吗,帝王阁是你占得?”

    龚飞宇紧张的支支吾吾,半天都说不出一个字来:

    “那……那个,卫卫卫,卫董,我我我,真的不知道这是您定的包厢啊。

    我要是知道……

    这帝王阁是您预约的!

    我说什么……我都不敢用啊……我真该死!”

    汗珠子哗啦啦地掉个不停的龚飞宇,整个心脏都悬到了嗓子眼。

    玩砸了啊!

    尼玛!

    这次怕是闯了大祸啊?!

    眼前这位约莫五十左右的胡须男,他可是从京都夏氏集团来的董事长——卫诗理。

    据说,这位大佬可是夏氏集团夏公子身边的传话人。

    卫诗理看着紧张不安的龚飞宇,语气平淡道:

    “行了,先别说了,等一下我的贵宾就要到了,麻烦你行个方便,让你的人先到别的包厢用餐,可以吗?”

    龚飞宇哪儿敢有什么怨言,一颗脑袋点个不停道:“好的,没问题,卫董,您请进!”

    作出请的手势后,龚飞宇赶紧冲自己的丈母娘和陈天骄使眼色,意思是喊她们赶紧出去,给眼前这位大佬腾地方。

    徐心香一伙人也察觉到了情况的异常,明显觉得龚飞宇的身份跟这位所谓的卫董比,矮了几分。

    当下,一群人只得默默起身,心中虽有不爽,可未有一人敢吱声一声。

    可是……

    就在这个时候。

    “卫董,你有这么急吗,等我们吃完了再给你让,就不行吗?”

    放下红酒杯的夏树,右手拿着筷子指着卫诗理道。

    “夏树,不得无礼,赶紧给我出去!”

    龚飞宇当下想死的心都有了,可谓是担心什么来什么啊!

    早知道!

    他不硬拉夏树这个混蛋来了。

    如此一来!

    也不至于,让这废物现在给自己添乱。

    等下!

    一旦得罪了卫诗理,恐怕又够自己喝一壶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