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 > 其他小说 > 武魂让我开局就无敌 > 第一百四十四章 独自
    掌柜抖着双手,将账本翻开,“我想起来了,应该就是这个骆清风,不知几位爷找他何事?”

    这汉子也没听过骆清风这个名字,一把将他手中的账本抢了过来,看到上边登记的房号。他将账本一扔,然后一跃而上。

    还没等他踢开房门,里边就走出一名俊朗的少年郎。

    正是骆清风!

    骆清风早就听到了下面的动静。

    他本打算明日天亮就离去,继续北上,可没想到苍蝇如此之多。

    骆清风和这个汉子两人眼神撞在了一起。

    汉子的腰间挂着一块铭牌,上边刻着“苍狼”二字。

    十年之前,因为苍狼门,骆清风也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除恶务尽”!

    只是这十年间,他的生活还是比较安逸,到还真的忘记了这一茬了。

    此时再见到苍狼门的时候,往事点点又浮现心头。

    那毕竟是十年前的事情了,苍狼门也不知道他的名字,而十年间,他的容貌变化还是极大。

    他不相信自己刚一下山就被苍狼门找上门来寻仇。

    而突然出现的苍狼门,极有可能是段公子使唤来的。

    “是段家找你们来的?”

    那汉子先是一怔,然后瞬间回过神来,他呵呵一笑,道:“没想到你小子还是个明白人。”

    他继续说道:“既然你都知道了,我们也是那人钱财,替人消灾。简单点,留下一条胳膊,此事就算过去了。我保证以后段家绝对不会再找你的麻烦,怎样?”

    骆清风也笑了,“没想到啊,没想到!”

    “爽快点,若是你实在下不了手的话,我可以帮你。”

    “需要爽快的人是你吧,我看你一身筑基的修为,难道真的打算断送在此?”骆清风一语道破他的修为。

    一句简简单单的话,让这汉子顿时从头凉到了脚底,周身上下立时变得汗涔涔的。

    能够一语道破他是筑基修为,面前的这个少年郎的修为肯定在他之上。

    而他又看到骆清风一脸云淡风轻的样子,心中更加骇然了。

    骆清风看着他这个样子,不禁摇摇头,他不想理会这人,毕竟苍狼门入世极深,以前倒是没有什么顾虑。

    现在的话,他的背后有着无敌寨。

    而已苍狼门所掌握的资源,要查到他的出身于无敌寨,那是一件极为简单的事情。

    他打算直接去收拾段公子,既然他想要自己的一只手,那骆清风就要他的双手好了。

    骆清风从苍狼门人身便迈过。

    不过骆清风这样的态度反倒激起了这个筑基修士内心的自尊心,一阵幽光泛起,他的手中立即翻出一把弯刀,刀身幽光大作,随后直直地朝着骆清风的后背劈了下去。

    实际上,他在赌,赌骆清风不过是个花架子。

    他想着骆清风不过十五六岁的模样,就算也是修士,还能比他强不成?

    事实证明,他赌错了。

    当他的弯刀朝着骆清风劈出的一瞬间,骆清风的身影便在原地瞬间挪动了位置,随后只听“铛”的一声。

    却是骆清风探出两根指头将刀身弹开。

    汉子又惊又俱,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骆清风一脚便将他送出了风满楼。

    哐当一声,屋顶被汉子的身子撞开,随后滚落到了街道之上。

    痛苦的哀嚎声从汉子的口中传出。

    守在门外的五人一看这种情况,脸色都颇为难看。

    他们苍狼门这些年行走世间,除了十年前之外,哪里有被别人欺负的。

    两个长老刚想着冲进去拿人,一个俊朗的少年郎便已经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之中。

    巨响惊动了周围的百姓以及巡逻的官兵,纷纷朝着这边赶过来。

    不过这些人见到他们腰间的“苍狼”字样的时候,都知道他们是苍狼门人,于是个个很自觉地站在外围,终究不敢上前一步。

    骆清风一步步迈下台阶,看着苍狼门的众人,脸上无悲无喜。

    既然已经出手了,那就一定要让他们留下深刻的记忆!

    几乎瞬间,他身上的气势便陡然爆发!

    如果说筑基是修真的开始的话,那融合绝对是修真一个非常重要的时期。

    这个时期的修士,修士的身体和修为融合在一起,是个能力提升的阶段。

    并且,融合也是属于一种大道法则,虽然不会在修士的体内生成道心,但是对世间诸般感觉十分清晰。

    对世界的认知也达到了入微的程度。

    此前,骆清风在惩戒那些取笑王浩的凡人之时,所用的就是对这天地间大大道法则的感悟。

    由此所产生的威势,比之以前,不知玄妙了多少。

    当骆清风从客栈中走出,一步步缓缓下了台阶。

    几个苍狼门人就感觉有些不妙。

    在场的有两个苍狼门长老,实力也不过是开光期。

    而因为骆清风身具剑灵体和道心,虽然他此时不曾使用,但是却无形地增加了他的威势。

    不过世人总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方才倒下的那人已经捂着胸口站了起来,场上的六人纷纷调动了自己的修为。

    他们每个人的身上都泛起玄青色的光芒,为首的两人最为强烈。

    骆清风往前踏出一步,道:“没想到都过了十年,你们还是不长记性啊!”

    此言一出,几个人眉头一皱,脑中似乎有什么记忆被翻开,但骆清风这话说得实在棱模两可,他们并未深思。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既然这桩差事他们已经接下来了,那势必要有所表示。

    “阁下是谁?可是八脉的弟子?”为首的一名头发花白的中年男子问道。

    “八脉?”骆清风一怔,然后瞬间回过神来,当年在山河院覆灭之后,并没有新的门派能够跻身进来,所以现在九州之地一直维持着八脉的格局。

    至于苍狼门这等宗门,在整个修士的世界中,实在是不入流。

    “我不过是一个散修而已,怎么,既然接了活,还要问出身不成?”骆清风轻蔑地道。

    中年男子一笑,说道:“那阁下可知得罪我苍狼门的下场?”

    骆清风哈哈一笑,说道:“得罪嘛,十年前我就得罪了,现在得罪了又算得了什么呢?”

    当骆清风再一次说道类似之前的话的时候,两个长老似乎想起了什么,两人对视了一眼,彼此眼中都有一丝惊讶和难以置信。

    几乎同时声音低沉地问道:“你到底是谁?”

    骆清风哈哈一笑,“十年之前,在滁州城,你们的几位长老,正是死在我的剑下的。”

    这话说出,两个长老脚步不由一晃,身子也往后退了一步。

    “你是那个少年!”

    骆清风没有回答,一柄看上去平平无奇的青锋长剑翻到了他的手中。

    锵的一声,长剑出鞘,剑锋上闪着令人心悸的寒芒。

    几人见状,纷纷拔出兵刃,小心地对峙着。

    双方僵持了片刻,骆清风还未出手,他们便已忍不住想要先发制人。

    不知是谁大吼一声,然后一道玄青色光芒绽放,随后更是有一道惊鸿朝着骆清风疾驰而来。

    骆清风脸上神色不变,右手微微抬起,他的动作看似缓慢,实则极快。

    如今的他,《万剑诀》的第一式已经练成,出鞘八百剑,这一式对修士出剑的速度要求极为严苛。

    而这一式如同灵剑丝一样妙用无穷。

    只听“铛”的一声。

    刀剑相交,火花乍现!

    方才出手的是另一个身形微胖的长老,刀剑相交之后,他立即感受到了由骆清风身上传来的雄厚的修为。

    握刀的右手虎口震得发麻,好在刚才他并未出全力,否则的话,现在就不是虎口发麻这么简单了。

    他从前方退了下来,然后对着花白头发的中年男子说道:“老齐,小心点,这小子不简单!”

    骆清风现在并未展现出太多的实力出来,他们看不出骆清风的修为究竟如何。

    之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们也敢出手,是因为他们相信即使不敌,但也能全身而退。

    齐姓长老颔首,拔出弯刀也朝着骆清风冲了过去。

    “老曹,一起上!”

    两个长老一左一右朝着骆清风夹击而去。

    骆清风神色依旧如常,他手中的青锋长剑之上的光芒更甚了几分。

    他右手平举,微微后拉,像在蓄力,瞬息之间,七颗碗大的星辰便聚集在剑尖之上。

    这正是《剑诀·七谱》中的最后一式——七剑星耀。

    十年的时间,骆清风的境界由筑基到了融合后期。

    而十年前他便已经修成的剑法在他手中也得以发挥出了更大的威力。

    就如眼下的七剑星耀,他的动作比之十年前显得不那么标准,可是却更加遂心应手,释放的速度也更加快了。

    两人未至,七颗让他们为之心悸的星辰便已然形成。

    齐长老和曹长老反应也不慢,他们前进的路线立即变换,同时往左右两边又拉开了数丈。

    围观的众人不知何时已经退出了好远,不过还是将场上所发生的一切看得真实。

    之前躲在一旁观战的段公子在看到骆清风这一手之后,身上已经是汗涔涔的了,原本一张粉嫩的脸也变得苍白不已。

    “我究竟在和什么样的人为敌啊!”此时他心中的是满满的悲凉。

    至于围观的众人,此时心中只剩下两个字了,那就是“神迹”!

    每日听说书先生讲这些那些奇闻异事,之前不过只是他们在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

    今日得见,他们在真切地感觉到自己不过是井底之蛙而已,而骆清风在他们眼中,已然成了仙人。

    场上还在继续,手握青锋的骆清风,终究还是将七剑星耀向前刺了出去。

    齐、曹二位长老余光瞥到七颗星辰的轨迹,心中大定。

    他们哪里看不出来,这剑法威力极大,绝非他们所能抵挡的,而越是强大的剑招,释放之后出现的空虚期便越长。

    他们一手好算计。

    可下一刻就让他们惊骇万分了。

    只见七颗星辰只朝着前方笔直的飞行了一小段时间,随后竟然诡异地分成三波朝着左、前、右三个方向飞出。

    骆清风的左边是齐长老,右边是曹长老,而前边则是那四个筑基的苍狼门人。

    左前右,呈一五一的形式排列。

    左右两边的星辰上,隐约可见一道半透明的细线连接着,而细线的源头竟然是骆清风的双手十指。

    这正是灵剑丝的第三重的妙用之法。

    灵剑丝的本质是先天之炁,而七剑星耀形成的七颗星辰本质也是先天之炁。

    让两者相连,并强行改变运行的轨迹,以骆清风现在的境界做到这一点并不吃惊。

    一切说来漫长,实则都是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面对突如其来改变轨迹的星辰,两个咋长老已经无法再改变前进的轨迹。

    只能硬着头皮强行抵挡。

    当弯刀要接触到星辰之时,七声爆炸声却突然响起。

    “什么!”

    而在这之前不久,益州城内出现了几位不速之客。

    这一行不过三人,两个身穿黑色劲装的大汉,手中都提着一柄镶着红色宝石的长剑。

    两个大汉身高都超过了八尺,体型看上去极为匀称,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都没有半点不协调。

    他们的眼睛时不时左右瞄着,握剑的手略微发白。

    在二人的正前方几步之外是一个六尺来高的女孩,一袭红色的长裙将她的身形勾勒出来,长裙下露出半截玉足,右脚脚踝上系着一根红绳,上边还挂着三个金色的铃铛。

    额前的头发梳到了脑后,耳后落下一小束头发,后方的头发盘了一个发髻,上边插着一根红色宝玉镶嵌的发簪。

    她的五官,每一个单看都是美丽至极,同在一张脸上,竟是如天仙一般。

    不过在这天仙一般的脸上,也有着几分稚嫩,似乎她的年岁并不大。

    女子口中哼着歌,在前方轻快地走着。

    一边走一边说:“瀚宇叔叔、翰墨叔叔,你们俩能不能走快一点。晚了的话,前面的热闹就没了!”

    走在他后方的两人,细看之下,相貌竟是惊人的相似,他们本就是兄弟,姓林。

    大哥林瀚宇,弟弟林翰墨,岁数相差不过两岁。

    两人听到女子的抱怨,两人苦笑一下,“大小姐,你是第一次下山,万事还是小心为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