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 > 其他小说 > 晋末多少事 > 第五百二十八章 保护想保护的人
    这些熟悉的名字、大概相似的描述内容,这让谢道韫恍惚之间想到了那摇曳的红烛、低垂的帘幕,还有心爱之人温热的呼吸······

    杜郎,何时归来?

    “阿元?”罗含的声音骤然响起,一下子将谢道韫从悠然神往之中拽了回来。

    “啊?”谢道韫怔了怔神,明显有些茫然。

    罗含无奈:“你这丫头,在想什么?”

    “没,没什么,让伯父见笑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谢道韫当然不能承认在想自家情郎,腼腆一笑。

    虽然她不说,但是看她的神情,大家哪里还不清楚,都露出“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笑容。

    “伯父刚刚想说什么?”谢道韫赶忙岔开话题。

    罗含只好解释:

    “你家五叔,老夫了解也不是很多,刚刚简单说了几句,要不你再给大家讲讲?这性情、为人,总是要了解得越清楚越好,不然的话没有办法对症下药。

    江左世家本来就不是完全团结一心,所以我们想要与之为敌,也不见得一定要把自己摆在对面,他们可以想办法拉拢和分化我等,我们自然也可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这不,正说到这里,想问问阿元,是否有将你家五叔引为我用的可能?”

    谢道韫微微颔首,这个问题,当时杜英其实也考虑过。

    不过谢道韫个人的观点是不现实。

    当下只要复述一遍就好。

    听着谢道韫所言,麻思斟酌说道:

    “秘书郎尚且年轻,或许并不会刻板守旧,若有能让秘书郎动心之处,则此事或可为。”

    “谢司马亦然可以出面,劝说秘书郎袖手旁观。”蒋安附和道,“长兄如父,秘书郎就算不答应,应该也不会真的坚持和王家一起对付关中盟。”

    众人七嘴八舌说的激烈,甚至这语气大有直接把谢石绑来的意思,让谢道韫张口结舌,旋即看向罗含。

    罗含对着她微微一笑,做了一个放心的手势。

    不过此时,两人心中大概都有点儿意识到,江左世家此次北上,或许并没有想象之中的那么可怕。

    因为他们遇到的不止是一群初生牛犊,而且还是“秀才遇上兵”。

    也不知道王右军是否清楚,自己将会面对什么?

    而王右军一向聪慧而从容,遇到这样的场面,是不是还能风轻云淡?

    难得,罗含突然对这漩涡之中将要发生的一切,充满了兴趣。

    ——————

    长安城外,神明台下。

    夜色已深,神明台上的火已经近乎扑灭。

    只剩下斑驳的墙面还有被烟熏成黑色的土,在无声地诉说着这里曾经发生的惨烈战事。

    甚至当杜英走上神明台的时候,台阶上、平台上的尸体都已经被收拾干净,只留下点点喷洒的血迹。

    连日奔波,杜英也没有力气一路向上爬,他就站在神明台腰部的位置,俯瞰整个建章宫。

    火把的光亮笼罩着建章宫和太液池,遍地都是废墟。

    “百废待兴,不过如是。”杜英感慨一声,只期望到时候拿下长安,情况比眼前要好一些,不然的话,这长安城也不知道需要多少时间才能恢复元气。

    “至少公子已经在为百废俱兴做准备。”疏雨低声说道。

    她一手捧着头盔,另一只手提着佩刀,刚刚经过连番恶战,刀鞘上都是深深地刻痕。

    秀发扎成高高的马尾,身形挺拔,显得清爽干练。

    不过衣甲的破损还有脸上没有及时擦去,所以已经凝固了的血迹,都在告诉人们,这个女子也曾经在乱军之中厮杀,绝不输于男儿身。

    凭借几次激战中的亮眼表现,疏雨也赢得了杜英亲卫们的尊重,而不再把她当做自家主母塞过来的丫鬟。

    这个丫鬟,过于能打了。

    “哈哈,你倒是看得明白。”杜英随口笑道。

    “从龙首原向南看去,已经能见到星星点点的灯火。”疏雨伸手指向南方,“足可见关中盟已经不是一个两个小小的村寨。”

    这一次,杜英凝神点头。

    这小丫头也不是完全就知道打打杀杀,自己的布局和意图,也不知道她是无意间看到的,还是早就已经留意?

    夏收之后,关中盟的发展愈发加快,尤其是杜英在工坊生产之中直接提出了流水化生产,更是让工坊的效率提高。

    反倒是关中盟合用的工匠和丁壮还不足,所以限制了关中盟进一步拓展,不然杜英有信心在这个秋天过去之前,让关中盟的产品覆盖王师兵锋所到的每一个角落。

    而发展起来的关中盟集市、工坊,就是杜英为长安的复苏所准备的。

    关中盟已经计划在林氏坞堡,甚至更北侧靠近长安的地方兴建新的集市,这里将会成为未来长安的聚焦点。

    汉代的长安城,城内其实并不很大,半数都是宫殿、府衙。

    集市、民居等等基本都在城外,比如长陵、阳陵等五陵之地,“五陵少年”也因此而来。

    既然这样建设已经是长安的“老传统”了,那杜英也没有打算改变,就在向南靠近关中盟的位置发展起来关中的经济中心。

    说到底,还是没钱。

    不然的话,向南重新建立一个长安,如同隋唐那样,当然更好。

    “拿下长安之后,留给余的时间也不多,总归要有准备。”杜英微笑着说道,“若是征西将军真的舍得将偌大的长安直接交给余的话,那关中盟现在的人手正好可以接管长安城的方方面面。”

    “一切都在公子的掌控之中,这当然最好。”疏雨应了一声,“疏雨不懂这些,但听公子吩咐便是。”

    “其实能够被选为阿元的亲随,你应该不算愚笨,应该可以懂一些。”杜英接着说道。

    疏雨瞥向杜英,摇了摇头:

    “既然比不上公子和我家大娘子,那疏雨何必再于此费心费力?只要公子说做什么,疏雨去做就好。”

    “好像也是这个道理。”杜英笑道,“那打打杀杀就不累么?”

    “保护想要保护的人,自然不累。”疏雨径直说道。

    不过说完,她意识到了什么,微微低头,又不忘解释一句:“当,当然,保护公子那是大娘子交代的任务。”

    杜英看了她一眼,小丫头的目光躲躲闪闪,不知不觉的,一缕发梢从马尾之中滑落出来,却浑然未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