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 > 其他小说 > 王爷,太后娘娘有喜了 > 第269章 好好的省亲变成求助无门
    “宫里头贵女那么多,如今还没名没分呢,祖母这时候往宫里头送人,是认真的吗?”墨雪澜看向了父亲,“父亲也是这么觉得吗?”

    墨卿之道,“既然墨浅裳有用,为什么我们不另外安排几个乖巧听话的女儿去?而且,那些贵女能够和我们墨家的女儿相比吗?”

    墨雪澜看着墨卿之,一阵无语。

    真要到人头落地的时候,她的这位父亲才会知道自己有多么愚蠢!

    说话间,两个表妹已经被带了进来。

    墨雪澜一眼就看到两个娇滴滴的表妹,一个端庄,一个娇俏,只是,眼睛里都盛满了狡黠和……对她的鄙视。

    一个被挑了手筋在宫宴上丢尽了墨家颜面的婕妤,在她们看来,可不就是个失败的女人!

    就算再瞧不起,这两个妹妹还是恭恭敬敬地上前行了礼,问了安。

    “父亲,祖母,当真不可,如今这个时候送两个妹妹去,等于是让两个妹妹去送死!皇帝正紧着墨浅裳宠呢!没瞧着什么公主都没搭理吗?我们墨家有什么面子,比番邦公主还好?”

    两个女孩儿都是自家亲戚,从小一处混玩长大的,早就看不惯墨雪澜从小以自己墨家嫡女的身份作威作福了,如今看墨雪澜居然拦着她们的路,一个比一个生气。

    “雪澜姐姐这话是哄谁呢啊?当初墨家大小姐进宫后,就立刻获得了陛下的独宠,这是谁都知道的事儿,自己脑子缺根弦,把自己混的不尴不尬的地位,现在在延禧宫里不是也是衣食无忧?皇帝还能拿你怎么着了是吧?妹妹瞧着,姐姐就是和墨浅裳那个女人一样,都是见不得家里的旁人进宫过上好日子吧?”

    “我跟你说实话,你进了宫,恐怕命都保不住,一个个还做着皇后娘娘贵妃娘娘的梦是吗?”墨雪澜看着那两个女孩儿,就像是看着两个蠢驴,“你们当真觉得你们比我强?”

    “姐姐自己无用,哄不住陛下,就觉得所有的人都和你一样吗?”姑表妹沈星摇微微抬起下巴,极其轻蔑的瞟了墨雪澜一眼,“你自己目光短浅,做了那么多愚蠢之极的事儿,被皇帝和太后发觉,靠着太后的面子苟活现在,现在竟然还好意思大言不惭的回来家里教训我们?简直是……”

    啪!

    沈星摇的话未说完,一记响亮的耳光已经狠狠打在了她的脸上。

    沈星摇捂着脸抬头,惊愕地看着墨雪澜。

    墨雪澜一向在家中无法无天惯了,想打谁就打谁。

    “姐姐,你是不是太过分了!我的一身荣耀都靠着我的这张脸呢!你就算嫉妒妹妹比你年轻漂亮,也不该照着妹妹的脸打啊!”

    “打的就是你个是非不分的贱人!就你这种骚烂贱骨头,进了宫,连给墨浅裳提鞋都不配!与其让你变成西门乱葬岗上的一具被野狼啃噬的骨头,还不如趁着现在把你打醒!”

    “雪澜!你当了娘娘是吧?就忘了根了是么?现在父亲祖母你一概都不放在眼里了是吧!”老祖母敲着龙头拐生气地道。

    墨雪澜气红了眼眶。

    她明明是为了祖母,为了父亲着想。

    可是他们非但不关心她,还处处嘲讽她,还让她带两个妹妹进宫!

    她就是他们的棋子吗?她是墨雪澜啊!墨家最骄傲的女儿墨雪澜啊!

    她忽然想起来了母亲的话,兴许,大难临头各自飞才是她该做的!

    这样的墨家,根本不值得救!

    她的眼泪簌簌滚落,却不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墨家。

    一旁被打了一个耳光的沈星摇看到墨家老太君帮着他说话,更恣意了。

    “你竟然敢打我?”沈星摇捂着脸,一脸愤恨的瞪着站在她面前哭泣的墨雪澜,“也是啊?谁被戳穿了心事都会恼羞成怒的”

    一旁的姨表妹苏予棠笑着扶着沈星摇,温温柔柔地道,说出来的话,却变本加厉,“对,墨雪澜如今是婕妤娘娘,说了那么多,其实就是不想让咱们也进宫。万一咱们去了就封了个昭仪婕妤的,她的脸往哪里搁……呵,这还没进宫呢,就想闹起来了!咱们真的好怕怕哦。”

    “有些女人就是自私也没用,把别人也看成她一样了!墨家好歹在宫里头有个助力,现在也不至于从上到下都人心惶惶的了!”

    “我不行,难道太后娘娘也不行吗?依着妹妹看,要怎么才行?”墨雪澜擦了擦泪水。

    “当年参与的人那么多,陛下还当真给满朝文武一个清算吗?!八成找个典型,直接全扛下罪意思意思就好了。咱们送个替死鬼上去不就好了?”

    墨雪澜快疯了。

    “你这是嫌我们墨家活得长是吗?皇上让咱们检举其他官员,把事情彻查清楚,你找个替死鬼?!把所有官员都救了,还混淆黑白事实?”

    墨雪澜看向了墨卿之,“父亲不能这么做啊!如今皇帝能给咱们这么一个机会,已经是看在太后娘娘的面子上,如果父亲还不珍惜,咱们墨家就真的完了!”

    “墨浅裳……哼……她也不过就是意思意思罢了,真要自救,咱们还是要靠自己。”墨卿之也无奈地看着墨雪澜,“你妹妹说的没错,雪澜,你自己好好想想吧,但凡你在宫里头有点本事,咱们墨家也不会走到今日这般了!你回宫的时候,就带着两个妹妹跟随你侍奉吧,找个机会,把妹妹送到陛下跟前!墨太后也该明白咱们的意思,会好好配合的。”

    “你还指望……墨浅裳配合?”墨雪澜倒吸了一口冷气,“墨浅裳如今是咱们在宫里头的唯一靠山,她和陛下那般,你们往陛下跟前塞人,墨浅裳不恼你们,还要帮着你们。”

    “和家族兴衰比起来,男男女女的情爱算什么?如今哪个当家主母夫人不是恨不得往屋子里多塞几个小妾,拴住自己丈夫的心,保住自己的荣华富贵。难不成要事事亲力亲为,生几个孩子把身子都生垮了吗?一个女人靠着皮相绑住男人是最靠不住的!自家姐妹帮着忙,有什么不好的?这么简单的道理,老身不信墨浅裳都想不通吗?”

    墨雪澜觉得自己进宫一趟,最大的进步,就是看清楚了许多人和事。

    从前觉得正确无比的规矩道理,现在看来竟然那么荒谬。

    “男人不纳妾,那不是不想,那是给自己女人面子。女人就要乖乖为自己男人着想,给自家男人开枝散叶。多送几个女人过去,那才是贤惠懂事啊。”

    墨雪澜目瞪口呆的看着站在她面前一脸自信说的头头是道的祖母。

    “祖母,你和父亲,当真要把她们送入宫,没有回还余地了,是么!”

    沈星摇瞟了墨雪澜一眼,蔑视的神情如同一位即将凤临天下的皇后一样,甚至连语气都带了几分施舍之意:“对,眼下只有让妹妹舍身挽救我们墨家的危局了,只要我和予棠妹妹进宫获得陛下的青睐,他一定可以放过父亲的!”

    “好,此事你们随意,只是,万别牵扯我进去!横竖我在你们眼里只是个没用的废人,这事儿我就不沾惹了!”墨雪澜一笑。

    要死你们死,别拖着我!

    墨浅裳和君临渊如何相爱,满宫上下都知道,还打着墨浅裳的妹妹的名义进宫抢男人,她就等着看她们怎么死!

    “雪澜,你怎么那么不懂事!”墨卿之忍不住叱责道。

    “如星摇妹妹予棠妹妹所见,我就是嫉妒就是不高兴,我认了。”墨雪澜攥紧了手。

    说来可笑,口口声声说爱他的父亲祖母,在她在宫中的时候没帮助过她一次。

    真正帮着她,顺手拉了她一把的,还是宫里头,那位太后娘娘。

    “如果你们待我客客气气的,该有的礼节都有,兴许我还会帮上一二。”墨雪澜一笑,“可惜了,我心胸狭窄,你们现在还没当妃子皇后呢,就这般轻视我,将来你们入宫了,我岂不是更被你们看不起。得了吧,既然两位妹妹这么厉害,就自己进攻吧。”

    “罢了罢了,就知道你这个女儿最不成器。”墨卿之不耐烦地道,“你不管就不管!只把两个妹妹用侍疾的名义带到墨太后跟前。”

    “侍疾的人多了去了,父亲怎么保证,两个妹妹一定能够选上成为妃嫔吗?”

    “哼,为父自然有法子,墨浅裳是我们墨家人,想要拿捏她,让她全力效命,还是个事儿吗?”墨卿之已经打定了主意,再威胁墨浅裳一次了。

    墨雪澜满脸奇怪,父亲不是蠢人,为何完全没有在意,仍旧是一副稳操胜券的模样。

    “父亲,你最好和女儿说说,女儿可不想受到你们的牵累!你们快告诉女儿到底是怎么回事?”

    墨卿之的眼中霎时闪过一丝狠毒:“因为她要是不答应,这墨府直接认了她是私生女,一个土匪山贼的女儿,她的母亲是个婚前失贞的女子,我们墨家上下将她逐出族谱,说她是墨门的耻辱。她还能坐稳凤位吗?”

    “绝对不行啊父亲,”墨雪澜的脸色陡然变了,她死死的盯着自己面前站着的父亲。

    他们怎么可以这么狠心?

    墨浅裳也是生在墨家养在墨家的女儿啊!

    从小在父亲祖母面前走动,他们亲眼看着长大的女儿啊,他们怎么能够下得去这么狠的手。

    她忽然想起来她来之前和墨浅裳说的那一席话,那时候自己还傻乎乎地和墨浅裳攀谈家族情谊,墨浅裳眸中一闪而过的嘲讽,当时她觉得很不舒服,现在她却觉得,墨浅裳才是通透聪明的人。

    她怎么就没有看明白,这墨家所谓的所有亲戚,满脸写的都是“吃人”呢!

    她仍然尝试着劝着,“墨浅裳一片心为着咱们家,咱们不能这么做啊。”

    “你就是太妇人之仁了,所以才沦落到在宫里头人不人鬼不鬼一点用都没有的地步。”

    墨雪澜看着祖母和父亲,又看了看自己的两个表妹,良久,忽然忍不住笑来,“好,是我错了。依着两位妹妹的心智,容貌,还有这样歹毒无双的心肠,在宫中,一定能够闯荡出一片天地来。”

    自不量力的女人,等着粉身碎骨吧!

    苏予棠和沈星摇同时笑了笑,并不觉得墨雪澜在骂她们,反而沾沾自喜,觉得自己多么荣耀一般。

    “是啊,好姐姐,你都做到了婕妤了,我们两个一定混到妃位,甚至贵妃,皇后给你瞧瞧。到时候绝对让姐姐锦衣玉食。”沈星摇得意地都快翘起狐狸尾巴了。

    苏予棠更是用帕子捂住嘴,得意地笑出了声。

    “我可没说要帮你们,我是真不行。你们找墨浅裳吧。”

    “不行,如果今天婕妤娘娘不帮咱们,咱们怎么进的了宫里头?”苏予棠站起来,走到了墨卿之面前,“姨夫,你说呢?”

    墨卿之沉沉的目光落在了墨雪澜的身上。

    “你们到底要怎么样?”

    苏予棠笑着,“咱们肯定要一艘船上啊,不然,姐姐偷偷下船暗中使坏可怎么办?”

    “……你们真是卑鄙!”墨雪澜气坏了。

    “姐姐,现在好好写一封举荐信给咱们几个吧。”苏予棠笑了起来,“妹妹们看着姐姐,毕竟,姐姐这么蠢笨,说举荐的话肯定说不全,不如亲笔写了,送到太后跟前,什么话都齐全了,还表明了立场,我和星摇也能对姐姐放心啊。”

    墨雪澜又怕又恨。

    最怕这种猪队友了,自己送死,还要拉上她。

    可是现在她进了墨府这个脏池子里来,就如同掉进了个大泥潭里,根本挣扎不出来,只能任由祖母和父亲还有这两个歹毒又野心勃勃的妹妹摆布。

    她提起笔,苏予棠绞尽脑汁,说一句,墨雪澜写一句。

    墨雪澜写完了后,苏予棠便一把抢走了信纸,吹了吹未干的墨迹,又好好看了一遍。

    “你们想的这么周到,已经做的万无一失了,现在可以放我走了吗?”

    墨雪澜心中满是嘲讽,谁能够想到,她回娘家省亲,竟然落得这么个求助无门想要逃命的下场!

    “不愧是姐姐啊,就算被挑断手筋又医治好也不影响姐姐有这么一手漂亮的好字。”苏予棠摇摇头,又将信纸递给沈星摇,“你看看,可还有什么该添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