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 > 都市小说 > 紫岩仙魔录 > 第三一三章 战意
    “招阴幡!”那童言必也亮出了自家的法宝,是一杆三尺长的黑红色幡。

    阴风阵阵,那幡上阴魂缠绕,一张张鬼脸从旗幡上向外挣扎,似有无数怨鬼在嘶吼,在急切地想要挣脱出来。

    “噬杀!”童言必一声令下,群鬼像是突然摆脱了桎梏一般,穿过雷笼,扑在隔绝阵上。它们不停地噬咬,消磨损耗着法阵上的灵力。

    也多亏了五行隔绝阵来自于远古,十分的坚实,若是一般的法阵对上这群鬼撕咬,必定很快被损毁。

    鄢阳双手掐着太极印,法印受到感应,疯狂旋转。

    它渐渐升起,犹如初升的朝阳,耀眼的光芒刺破一切乌烟瘴气。

    “净化!”鄢阳脑中也自然流淌着那些黑白符文,那些符文如波涛,将隔绝阵外面的一切都席卷在内。

    啊!!童言必一声惨叫,就被归一法印的光芒刺穿,栽倒下去。

    童言必被归一法印斩杀,连阴神也没逃脱。

    黑白符文围绕着招阴幡旋转。

    没有了童言必的控制,那幡中似乎有数不尽的鬼魂,一股股地蜂拥而出,四处流窜,聚集成一团漆黑厚密的乌云。

    “一生万物,万物归一。”鄢阳心中默念,她的周身发出一种圣洁的光芒。

    黑白符文开始在因为鬼魂聚集而成的乌云中穿梭,那乌云渐渐被黑白符文净化。

    鬼魂们原本的凶恶,焦躁,仇恨,失控……被黑白符文感化,变得平和,安详。

    它们慢慢心甘情愿地消散,回归到轮回当中。

    而这种度化,并不是鄢阳有意为之,而是她由内心而发的本能。

    当她重新睁开眼时,鬼魂们已经完全散去,只有那原本血腥黑红色的招阴幡,在归一法印灵光的笼罩下,露出原本暗黄的底色,进而化作巴掌大小。

    鄢阳撤掉雷笼,收回招阴幡和归一法印。

    然后扔出铜匣子,将外面的煞气统统吸净。

    当煞气完全被吸净后,台下的人才看见擂台上的情景。

    童言必身体破碎仰躺在台上,而那个炼气期的花子,则从一个黑漆漆的法阵中走出来。

    她在众目睽睽下翻捡了童言必身上的储物袋和各种宝物。

    鄢阳特别留意了一下童言必的身上,他身上尸斑遍布,显然已经死去很久,只是以鬼修的形态存在。

    “胜出者,花子。”场外的声音惊醒了台下诸人。

    “哇!厉害厉害!”台下的人被震动了,他们这才反应过来,她又赢了!

    “你刚才看清上面怎么回事了吗?”台下的人纷纷议论道。

    “看不见啊,黑紫一片烟雾,谁能看得见里面的情况!”

    事实上,真没有人看清封禁大阵光罩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有几个眼尖的,发现鄢阳走出的黑漆漆的法阵,不一般。

    “那法阵看不出品阶,但是绝对不是凡品。”白佩岚站在苏未身边道。

    “如果你还想靠着我苏家,我就给你一个任务。”苏未冷漠道。

    “什么?”白佩岚脸上露出从未有过的不自信。

    “你的任务就是把她招揽到我苏家,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苏未补充道。

    “你!”白佩岚感到前所未有的屈辱,她美丽的脸蛋上一阵愤怒,但是她忍住了没有发作。

    “是。”她咬牙道。她明白,应该重新给自己在苏家的身份找个定位了。

    那童言必的尸体就像一堆垃圾一样,被专门负责清理的人,清理了出去。

    鄢阳站在擂台中间,大声道:“还有谁要挑战我?我都不用下去了,要挑战我的,直接上来吧。”

    嗖嗖嗖,几个身影跃上了台。

    “我改主意了,今晚我只打算再战一次,所以你们几位中,我只挑一人。”经此一战,她明白绝对不能小看任何一个人,这些人都是抱着拼死的决心来的,她自己也不能莽进。

    鄢阳在脑中翻阅这些人的信息,果然又选了一个最弱的,“就你吧。”她指着一个长胡子的男人道。

    “请无关人员离场。”场外的声音响起,测灵石再次降落。

    “噶云,五阶散修,筑基期初期。”

    “花子,五阶散修,炼气期大圆满。”

    “开启封禁。”

    “嗷!!!”台下一片喝彩。

    这个炼气期的还真是逆天,他们都想看个究竟,到底是什么,让她一个炼气期的,在筑基期的面前,屡战屡胜。

    “哗!”清一色的六口红彤彤的人阶中品剑,悬浮在噶云的身周。

    他是个剑修。

    并且开场就来个大阵仗。

    鄢阳抽出细细长长的天水剑,冷静地摆了个起势。

    经过混沌剑法打下了基础后,鄢阳的天水剑法也更进了一步,炼成了第三招。

    “哼!火龙剑阵!”六口飞剑居然首尾相接,摆成一条恶龙的姿态,直接呼啸而来。

    那无形的威压,让鄢阳心口一紧。

    “骤雨集,第一招,凤翼展!”随着心中默念,鄢阳快如闪电,向上空飞起,避开了剑芒。

    然后她两袖舒展,如凤舞九天,悬停在半空。

    她使出已经小成的天水剑第三招剑法,小雪霏霏。

    顿时,空气骤冷,一片片雪花从天而降,细细簌簌,剑芒如细雪,覆盖对方炽热的凶煞火龙。

    轰!

    天水剑法,看似柔弱细碎,其实也十分强劲。且剑法奇快,一眨眼的功夫,已经刺出数十剑。

    两者交击在一起,差点把封禁光罩震裂。

    嘭!如细雪的天水剑被震到一边,那条火龙也被撞得七扭八歪,即将溃散。

    “这次肯定能赢她了吧,噶云可是剑道高手。”

    “不一定吧,你看他火龙都快散架了。”

    “我看那个女的,快不行了,你看,剑都快脱手了。”

    鄢阳虎口都要震麻了,她感到举剑都有些吃力,毕竟对方可是筑基期的。

    但是,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从她的心头流过。

    火热,激越,荡气回肠。

    是,胜负心,是毫无杂念的求战之心。

    她抬起头,眼睛明亮而坚定,眼中,流露出一股让人心惊的战意。

    哗哗哗!

    鄢阳储物手镯中直接飞出八把人阶上品剑,虽不如噶云同源同宗的六口剑好,但好歹品阶等级在那里。

    “壬水剑法!”鄢阳不敢自大,直接使出与火龙相对的水属性剑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