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 > 都市小说 > 藤仙记 > 第225章 一团乱麻
    连意是这样想的,自然也是这么问的。

    那庄洄倒是一脸赞许。

    藤仙连意哪怕转个世,依然还是藤仙连意,敏锐的可怕。

    “是,广眉星域确实与其他星域不同!”

    “所谓的星域之力,确实相当于本源之力,但却并不只是外力的作用,而是内外力同时的作用。”

    “咱们广眉星域其实和其他星域不太一样,咱们修炼的灵气,便和其他界域不一样。”

    “古书上记载,我们这儿的灵气构成是念灵气,便是念力和灵气相谐的结果,而其他星域,却并非如此,并不能做到念力和灵气相谐。”

    “念力和灵气相谐,能互相转化,生生不息,这样便带动了星域本源之力的恢复,此为内力。”

    “而广眉星域是五大星域中最靠近仙界的星域,乙火界更是号称离天最近的地方,咱们的飞升通道又是宽敞而相对稳定的,那仙灵气甚至会通过飞升通道泄露一些到广眉星域过来,从而帮助了广眉星域星域之力的恢复,此为外力。”

    原本仙灵气和那修仙星域的灵气并不相容,因此是不会相互流窜的。

    可是,广眉星域不知道为何,一直和其他星域不同,便如此特殊。

    自有广眉星域开始,此处的修炼便是使用的念力和灵气相谐的念灵力,这念灵气的构成居然还是和仙界最为相近的。

    他们这广眉星域的飞升通道又是出了名的稳定,往常飞升的人挺多,飞升之时,就会开启,一旦开启,那仙灵气可不就会往下界跑么?

    这一旦下来了,又能相互融合,可不就再也回不去了吗?

    所以,一早便有传言,如他们广眉星域飞升的修士,怕是那洗灵池都不用进,直接便可位列仙班了。

    只可惜,飞升通道炸毁,广眉星域的灵气构成已经大变,似乎其中含有的念力一夕之间完全消失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传言是仙界摄走的。

    这也是他们没法修炼,修为难以寸进的主要原因。

    非是因为飞升通道断了,他们失去了志向和信念,当然,这也是主要原因。

    最最主要的是,灵气的大变!

    他们的修炼是依附在念灵气的基础上的。

    如今,念灵气中,念力消失,他们修炼的能量来源几乎失了半壁江山,虽然可以转化,但是他们化神修士所用念力需要多少?杯水车薪罢了。

    当然,也可以想法子造这念力,只是等它们生生不息,循环相生,又要多少年?

    这偌大的广眉星域,如他们广眉界,多少人?仅仅靠信仰之力创造念力,压根也不够。

    至少,他们这一辈修士,是彻底的绝了希望。

    未来,要么他们这一辈赌上所有,无中生有想办法造那念力,恢复昔日光景。

    可是,念力的消失,若是当真和仙界有关,即便好不容易造出来,若是再被仙界摄走,又要防止一夕之间灵气大变的情景。

    要么,就是改变自己,那些年轻,年幼的修士,重新更改修炼方法,重新适应新的广眉星域,重新修炼,只是这同样是一条黑暗的,不知道希望在何处,摸着石头过河的路!

    只是,也没办法不是?

    这么想着,庄洄瞄了连意一眼,他看的出来,藤仙即便转世,哪怕外面灵气大变,她依然沿用了古修时期一脉相承的修炼之法。

    想必,藤仙前辈早就为转世的自己安排了不少。

    见到今日的连意,庄洄心中原本的忐忑和担心似乎安慰了不少,他只恨自己知道的太少,唯恐连意少知道一些,便没了胜算!

    连意心中一动,仙魔大战,灵气大变,九星连珠炸飞升通道,这些事肯定是联系的。

    但是是什么呢?

    “丹雏和藤仙在去九星连珠之前,就什么也没说?”

    庄洄摇头:“前辈你并不住在此处,星君飞升之后,你只偶尔来看看我们这些晚辈,是以,你的情况,我并不知晓。”

    “而丹雏,自星君飞升后,一直苦修,短短两百年,便从化神后期修炼至化神圆满,她性格孤僻,自来独来独往,这溯源派中,除了星君,她竟然再没有说得上话之人,所以……”

    丹雏和这派中人关系冷漠,倒是和连意关系亲近,只是如今正主儿在这儿,记忆丧失,他说什么都是徒劳。

    “九星连珠的九人,你知道是哪九人吗?”连意又想到一个问题。

    庄洄点头:“知道,你们都是各界域中最顶尖的修士。”

    这九星连珠是一种禁忌之阵,它是用一种献祭自己的身体和神魂的方式,首先可以以一搏百,以弱胜强,另外还能产生一种净化之气,净化魔气,玉石俱焚!

    这是在绝境之下,无路可走之时保存自己的方法。

    是没办法之下最后的生路。

    而九星连珠成阵非常苛刻。

    “真正的九星连珠,首先必须是心有大义者才能成阵,阵心之人,必须修为最高,阵法造诣也必须够强,能够掌控全阵,此后以八为基数,依次叠加人在八个阵门之上,要求心意相通,目标相同,自愿献祭。”

    若是阵法造诣不够,不能掌控全阵,便很容易失败。

    炸了飞升通道,连意无疑是成功的。

    连意皱紧的眉头就没有松开,这简直就是无赖,什么破阵,若不是万不得已,谁能把自己命都不要了搭进去,搭进去就搭进去吧,还要人家心甘情愿?!

    即便前世自己死于此阵,就她目前来看,还是觉得这九星连珠是个邪阵!

    “原本此阵只在仙界,却不知怎么就流传到了下界来了。”

    “这阵中,需要五行属性俱全,还要亲和灵气。”

    什么叫亲和灵气,那必然是灵根资质极好的修士。

    且阵中属性俱全,所以灵根必须属性各异。

    为了最好的发挥阵的作用,修为自然还要越高越好,否则,九星连珠即便使出,万一没能达到效果,那岂不是白死了?

    连意点点头,她想起了魔主分身说的话,九星连珠中,都是界域之子和资质、气运极好、各界顶尖的修士。

    “大约这九星连珠是用一星域的气运去搏一个未来吧!”连意感叹一句。

    庄洄愣了愣,很是赞同,对这位前辈再次佩服的五体投地。

    见微知着,转世是转世了,可是眼界没丢,一点就透,他也是回头细想,才发现了这九星连珠原来是打的这样的主意。

    可是,人家连意,只是听了寥寥几句,便能看清本质,当真厉害。

    若不然,这广眉星域唯一的藤仙怎么就只是连意,而不是其他人呢?

    庄洄闭了闭眼,时间长河之中,广眉星域确实存活下来了,而没有元气大伤,不管九位前辈到底为什么愿意做出这样的牺牲,他都应该相信前辈们的选择,兴许这就是唯一的法子不是?

    “咱们广眉星域,九位参与九星连珠的修士,都是化神圆满修士,分别是前辈你、丹雏、乙火界明境大师、苍淼界得月仙子、染溯界谨朱星君、双巳界见坤星君、蒙倾界雅元星君、流享界裕德星君、厚垚界异孢星君。”

    一边说,庄洄手一抚,一点黄色光珠便落在了连意手上。

    连意指尖轻点,九人生平,影像,尽皆在其中。

    连意:“……”这些人谁是谁,除了丹雏还有她自己,其他人未知。

    “广眉星域有九界何以只有八界出了修士?”

    “鸢深界多为妖修,且未有合适的化神圆满修士。”

    连意叹息,若是他们当真是机缘无双,各界顶尖修士,甚至是界域之子,那广眉星域当真伤筋动骨。

    倒不是他们有多么厉害,而是他们携带了气运,气运不在,事倍功半,广美星域的恢复乃至发展都会大受影响。

    “当年,九星连珠之后,便盛传那始魔元尊不知为何解除了封印,勾结了外域魔物,要下界为非作歹。”

    “为保存广眉星域香火,防止它们从飞升通道下来屠戮苍生,所以九位前辈才不得不炸了飞升通道。”

    这是流传最广的说法,虽然那以后,飞升通道没了,仙界和广眉星域联系断绝,也不能用传信香传信了,但是,有的大宗门中,飞升的祖师爷留有魂香,以血脉为引,倒是得到一些只言片语。

    大致上,是认可这种说法的。

    连意皱眉,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说这仙界用了那同归于尽的法子,抽取界域之力,封印魔物。

    封印之后,那仙界还有仙人吗?

    后来,飞升的修士去了仙界,等于增加了仙界的实力,为什么没有想法子把魔物都灭了?

    反而,这魔物至今还在蹦跶。

    既然说飞升通道炸毁,那魔物就下不来了,那她如今面对的魔主,又是个什么东西。

    连意抓到过这魔主的元神,试探过它,这东西可是和始魔元尊也是熟识的。

    莫不是,除了飞升通道,他们又找了其他下界的法子。

    还有,这魔主若是那什么外域魔物,还在蹦跶,那是不是代表始魔元尊死灰复燃了?

    那如今的仙界是个什么光景?

    飞升塔为何突然消失了,和魔物是不是有关系?

    还有老祖宗,他飞升了,为什么回来了,是不是和这事也有关系。

    还有那古韵阵君,他为什么和魔主搅合在一处。

    连意乍然听了这些,只感觉有一团乱麻在她面前,里面有无数个线头在朝她招手,抽出一根还有一根,似乎永无止尽一般……

    “你可知,古韵阵君?”思来想去,连意也没有思绪,只能想到什么,便加紧问。

    庄洄一惊:“古韵……阵君?!”

    连意见庄洄脸色有异,心中也了解了个大概,她抿了口茶:“庄前辈但说无妨!”

    庄洄皱眉:“古韵是广眉星域继前辈之后崛起的阵法大师,原本前辈在时,他名声不显,后来说是得了前辈你的传承,便成了广眉界第一阵法师了。”

    “只是,他并不是什么阵君,阵君一直是……”阵君一直是藤仙啊。

    只是,阵君之称,连意一直不怎么在乎就是了。

    加诸在她身上的称号太多太多了,藤仙是最响亮的称号,阵君反而不显了。

    但是再怎么不显,说起阵君,可都是知道是她的。

    连意摆摆手,藤仙连意早就是过去了,阵君之名,更是浮云。

    只是,这古韵说是得了她的传承,又剽窃了她的称号,可真是挺让人不耻的。

    不过,能和魔主搅合在一起,还指望他有什么好心思。

    庄洄无言:“当年,在你的洞府之中并没有留下什么东西,即便有,也被蓝皮前辈收走了。”

    “后来我忙于溯源派之事,一直未有关注,他后来为什么成为阵君,更是不知了。”

    “这古韵刚开始真的名声并不算显赫,后来,突然声名大噪,说是你的传人这事我们还觉得奇怪。”

    庄洄今日第一次听闻此事,只是讶异,倒是不觉得有什么。

    那古韵居然能在大部分古修在不适应环境灭绝的情况下,还能闯出自己的一片天,肯定也是不简单的。

    就算他得连意的传承是假,后世传他是阵君,想必是有几分真功夫的。

    而且,他居然能掩盖掉连意的痕迹,让后世只知他是阵君,而不知连意,这手段真是足够高杆了。

    庄洄觉得,这要是换到自己身上,是不可能做到的。

    即便他是化神修士,不屑是一回事,但是也做不到。

    庄洄在想这事之时,连意实则也想到了。

    “当年九星连珠之后,咱们广眉星域没有魔物?”那魔主究竟是什么时候来的。

    若是当时早就已经通过飞升通道下来了,那没被发现的话,魔主又藏在哪里?

    连意总有一种感觉,这魔主应该是藏在眉昆界的。

    “没有,那时候,大家满脑子都是如何改变广眉星域的困境,倒是未听说有什么魔物。”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当年飞升通道炸毁,众修士还集结起来,除过魔,倒也没发现异样。”

    “当年飞升通道炸毁,掉落在广眉界,将广眉界生生隔成了两半,宛若天堑,自那时候开始,我们和另一边失联,也不知道另一边是何种情况。”

    连意点点头,那边就跟与世隔绝了一般。

    也不知道飞升塔后来和不和那边相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