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 > 玄幻小说 > 北雄 > 第1010章 闲的
    “人说没就没了,也真令人唏嘘……听说他父亲是汉王杨谅谋逆时遇害,儿子也忠直可敬,官声斐然……”

    李碧摇头叹息着,她刚召了皇莆无逸家的女眷入宫,赐封不少,而且瞧着皇莆无逸的妻子那憔悴模样,生出了不少感慨,回来便跟李破念叨。

    当然了,也只是一些感慨罢了,她和李破都正值壮年,又都上过战阵,对生死之事其实并无多少敬畏。

    对于李破来说,这些天听的太多,几乎每个能跟皇帝说上几句话的人,都要提起皇莆无逸,弄的他也心情郁郁。

    他觉得皇莆无逸若是地下有知,也不知他会高兴呢,还是躲入地狱深处,来个不听不闻,求个清净。

    而他一旦觉着烦了,转移话题的能力超强,“明年就要开始选秀了,趁着冬天没事,宫里你得准备一下吧?”

    好用的不得了,李碧立马顾不上唏嘘感慨了,盯着他就问,“定下来了吗?我怎么不知道?是进选还是采选?”

    李破坐直身子,随时准备干架,近两个月每天早晨去武德殿晨练,他感觉可以找机会试试,让这婆娘知道点厉害了。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至于选秀的事情,去年他登基之后一直有人在提,因为李渊败亡之后,宫中的许多职位都空缺了下来。

    之后大批的宫人被送了出宫,更加剧了宫中人手的紧张,许多宫殿没了主人外,也没人去洒扫了,眼见着处于荒废状态。

    宫廷和城池一样,需要人气,不然哪显得出皇室的繁荣?你皇家都没了繁盛气象,那外面的臣子们恐怕也要人心惶惶。

    再加上他到如今也只一子一女,膝下单薄的厉害,让臣子们更加的不安,于是便有越来越多的人关注起了皇帝的私生活。

    不管是谏义大夫魏征,还是侍御史陈叔兴等人,或者是三省六部的高官们,抽空都要言语上几声。

    李破这里一直在拖着,这不但是因为他要尊重皇后的意见,而且政务繁忙,他每个月回去禁宫的次数不多,没有什么紧迫感。

    打着只要李碧不开口,他也就不提的主意,一直拖到现在。

    只是随着萧铣败亡,并重创窦建德,天下归于一统的迹象越来越明显,臣子们在欢呼雀跃的同时,选秀之议再次被提及,三省都有文书送上。

    如此一来,明年春天选秀大致上已成定局。

    而所谓的进选和采选则是选秀对象的分别,本质上都是充实宫禁,为皇帝服务罢了。

    进选就是由贵族人家进献家中适龄女儿入宫,她们一般入宫便可担任女官,成为低阶宫嫔,家世背景都顶尖的那些,则可以直接进入到高阶女官之列。

    所以进选的范围小,拼的是家世,像李破这种开国皇帝,根本不用大张旗鼓的要求选秀,只要有了风声,贵族们都会踊跃的和皇室进行联姻,竞争还会非常激烈。

    而采选则不同,面对的是天下所有人家,宫中会派出使者到各地去选取适龄,美貌的女子入宫,使者多数都是宫中的宦官。

    采选不论家世,只论才艺美貌,大致上应该每三年来一次,这其实要看皇帝的兴趣,皇帝好美色的话,便会有人常年在外为皇帝选取天下绝色。

    有的皇帝不好这个,选秀于天下的事情十年也就未必有那么一次。

    而采选入宫的少女,一般都会充入掖庭,终生几乎都没有晋身的希望,因为没有人支持她们。

    也许会有那么一个两个天赋异禀,加上际遇非凡,来到了皇帝的身边,下场大多也会非常凄惨。

    所以说这对于平常人家的女儿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尤其是在门阀当道的今天,她们几乎没有出头的希望。

    “当然是进选,你是不知道,现在想跟扶风李氏联姻的人都快急疯了,不然的话,哪有那么多人提出选秀?

    你可别装啊,我就不信三原李氏,或者陈氏那边没动静,他们入宫来见你的时候,就算不敢当着你的面明说,也应该有所暗示吧?”

    他这里是拼命的撩火,气的李碧习惯性的扬起了眉毛,“瞧夫君模样,是不是早就等着这一天呢?要不然把进选改成采选吧,还能多选些美貌女子入宫……”

    李破立马脸上露出“惊喜”的笑容,做意动状。

    可他们毕竟老夫老妻了,李碧看他那死样子虽然心里火苗一窜一窜,却还能克制的住,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用力的摆了摆手让宫人们都退下去。

    顺便深呼吸了一下,才道:“咱们说正经事呢,夫君莫要作怪。”

    李破就笑,“皇帝家事自然是正经事,不管是进选还是采选,都乃充实后宫之举,按照他们的说法,后宫人多了就有繁盛之象,与国运相连……”

    说着话,见妻子侧耳倾听,郑重无比,便往前凑凑,继续道:“其实归根结底还是觉着我的儿女少了,想要弄些女人进来多多诞下子嗣,你说咱们努努力不也就成了,哪有那么多的说法?”

    李碧听他说的越来越是不着调,眼睛瞪大,再也按捺不住怒道:“给我离远些,找打不是?”

    李破哼了一声,晃了晃拳头,“你把人都赶开,不就是想动拳脚?来来来,让我看看你有何长进没有,还是就惦记着和后宫的女人们耍心眼了。”

    挑衅光环开这么大,自然无法善了,话音未落,李碧就已经像只豹子般扑了上来。

    夫妻两个噼里啪啦便并在了一处,拳拳到肉,打的砰砰作响,间或闷声痛呼,动静着实不小。

    ……………………

    等两夫妻气喘吁吁的停下来,火气算是消的差不多了。

    都穿好衣物,又都变成了皇帝皇后,一本正经的对坐在那里,李破揉着老腰,摸摸这摸摸那,到处都不很对劲,不由龇牙咧嘴道:“你就不能下手轻些?”

    李碧心情大好,得意的笑了起来,“夫君整日里忙着跟人耍心眼,身手大不如前,承让承让。”

    <center class="clear"></center>